第92期免费大公开一码欢迎您的到來!

注冊找回密碼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國學復興網 門戶 查看主題

甲骨卜辭“四癸”談

發布者: 秦伊人 | 發布時間: 2018-3-27 23:36| 查看數: 2170| 評論數: 12|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秦伊人 于 2018-3-28 15:25 編輯

甲骨卜辭“四癸”談
吳博君(20180305驚蟄)

序:
  在甲骨文卜辭中,有為數眾多的歷日記錄,這其中有一個特殊的歷日類型,其代表是郭沫若在1929年提到①、但他又認為是摹刻錯誤的一版卜辭(《明》687)②,本文簡稱這類甲骨文卜辭為“四癸”型卜辭,有學者稱其為“一月四癸”;正因為這類卜辭是在一個月內記錄有四個連續的癸日,郭沫若當時才認為這款《明》687版卜辭的摹寫或刻錄有錯誤。

  1930年,董作賓依據在安陽出土的“大龜四版-4”(《甲》2122)卜辭③④,提出了“殷歷”(商代歷法)的“大小月說”,對此說,劉朝陽在1931年著文反對⑤,并在1933年依據郭沫若懷疑有誤的“四癸”型卜辭提出了“閏旬說”⑥;此說若成立,便直接否定了“大小月說”存在的基礎。隨著深入研究這種“四癸”類型卜辭的歷日記錄,在1934年董作賓著文總結這個類型卜辭的特點為:“實涵有四個癸日在一個月內,即令是大月丗日,亦不能容!睋擞痔岢隽恕爸虚c說”,且堅持“大小月說”⑦;而劉朝陽和支持者孫海波、莫非斯堅守“閏旬說”⑧⑨,兩方觀點對立不容并呈僵持狀態。本文認為這是對于“四癸”型卜辭討論的第一階段。

  沉寂多年后,以島邦男在1958年提出新型的卜辭證據(《遺》199)為標志⑩,討論進入到第二階段。與第一階段不同的是,兩方基本默認“大小月說”,也拋棄了劉朝陽一度提出的“陽歷說”,但是雙方還是各持立場,繼續堅持“閏旬說”和對立的“中閏說”。

  參與討論這個問題的學者約十數人,跨時六十載,可以說是參與的名家眾多且討論曠日持久,近來又有幾位學者著文討論,都基本否定“閏旬”說,但對“年中閏”還是“年末閏”且各持己見。本文認為:眾多的“四癸”型卜辭不能支持“閏旬說”,而能支持“中閏說”的卜辭也僅僅一例(《遺》199);由于雙方都不深究“四癸”型卜辭產生的機理,故討論是在粗淺的認識和“孤證”的狀態里進行。雙方的討論沉寂下來后,所沉淀的結論是傾向認可商代的殷墟時期就有了“年中期置閏”(雖然這個結論只有孤證支持),而對最有價值的發現,即“四癸”型卜辭,卻給出了錯誤的理解。

  本文在數年考證的基礎上,發現在這些“四癸”型卜辭的歷日記錄里,其實是隱藏著解讀甲骨文時間排序的“密碼”,而甲骨卜辭的時間排序,正是“甲骨斷代”的前期準備。
++++++++++++++++++++++++++++++
①《釋干支》(郭沫若1929
②《殷虛卜辭》(加拿大傳教士明義士子宜著1917,簡稱《明》)
③《大龜四版考釋》(董作賓《安陽發掘報告第三期》1931
④《殷墟文字甲編》(董作賓著,簡稱《甲》)
⑤《殷歷質疑》(劉朝陽《燕京學報》第十期1931
⑥《再論殷歷》(劉朝陽《燕京學報》第十三期1933
⑦《殷歷中幾個重要問題》(董作賓《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4 3分冊1934
⑧《卜辭歷法小記》(孫海波《燕京學報》第十七期1935
⑨《春秋周殷歷法考》(莫非斯《燕京學報》第廿期1936
⑩《殷墟卜辭研究·歷法》(島邦男著1958

++++++++++++++++++++++++++
目錄:
一、 “閏說”與爭執
二、 歷尺與“合朔”
三、 “四癸”的機理(癸合朔)
四、 “中閏”的條件(氣合朔)
五、 甲骨“四癸”記錄排序表
+++++++++++++++++++++++++

一、“閏說”與爭執

  現在,按時間順序分階段列舉諸位學者對“四癸”型卜辭歷日記錄進行的研究,并簡述他們當時的大致觀點,以及所用材料:

   第一階段,從郭沫若提出(《明》687“四癸”)到莫非斯發文(1929-1936
   第二階段,從島邦男提出(《遺》199“孤證”)到常玉芝發文(1958-1989

01、1929
  郭沫若著作《釋干支》(《甲骨文子研究》1929脫稿,1931首。,文中舉出《明》687版卜辭,說是:“此于八月一月中有癸卯癸丑癸亥癸酉四癸日,即以卯為月之一日,酉為月之末日,一月亦有三十一日,此于現行陽歷雖有之,然在中國古代不應有此。此當為摹錄者之誤,否則當系原辭刻誤![《明》:《殷虛卜辭》1917加拿大傳教士明義士(子宜)著]
  (吳注:摹刻不誤,郭沫若無意中發現了著名的“四癸日”類型卜辭,卻又不認可確有其事。)

02、19302
  劉朝陽發表《從天文歷法推測堯典之編成年代》(《燕京學報》2月,第七期),認為《堯典》中有“‘閏’字之出現----周朝后半期,與春秋不遠!
  (吳注:是指《堯典》中:“以閏月定四時成歲”)

03、19306
  董作賓發表《卜辭中所見之殷歷》(《安陽發掘報告》6月,第三期),提出:“商代置閏之法是‘歸余于終’的,把十二月之后添了一個‘十三月’!辈⒄f:“十三月之說,發現于羅振玉先生”。同時,董作賓還提出了著名的“大小月說”,和商代有五種紀時法:紀日法(干支)、紀旬法(十日)、紀月法(大小月)、紀時法(春夏秋冬)、紀祀法(一歲一祀)。
  (吳注:劉認為東周才有置閏月;董認為商代就有置閏月;至此二說對立。)

04、1931
  劉朝陽發表《殷歷質疑》(《燕京學報》第十期),提出:“而使二十日成為一種特殊的閏月呢”、“大龜版3.0.1861(《甲》2122)上面所有的癸日似乎并不一定能夠證實殷歷已有大小月建,卻僅表明那時代的閏月只有二十日,換句話來講就是,它們不能證明殷歷的精密,卻反證明它的疏闊![《甲》:《殷墟文字甲編》董作賓]
  (吳注:這標志著劉提出了“閏旬說”,反對董的“中閏說”;同時否認董的“大小月說”。)

05、1933
  劉朝陽發表《再論殷歷》(《燕京學報》第十三期),提出有卜辭記錄“月含有四旬”、“月含有五旬”,并說:“這種似乎閏月的附加的日子并不一定固定屬于一年中的某月”。 劉重申“閏旬說”:“也許偶然特別附加十日或二十日到某月上去,使他變為四旬或五旬,所以一年的日數通常都為三百六十,有時偶爾會變為三百七十或三百八十”。劉這是進一步說明可以閏一旬或兩旬。
  最重要的是劉朝陽提出“殷歷每月月終都是癸日,每月月初都是甲日”的論斷,對此,后來董作賓稱其為“一甲十癸”。這其實是一個“太陽歷”體系。
  劉朝陽所舉材料是:“大龜版3.0.1681”(《甲》2122(《合集》11546))、《簠雜》36、《簠地》10、《明》687版。[《簠》:《簠室殷契徵文》王襄1925]
  (吳注:劉提出每月從甲日開始,這個“太陽歷”體系直接否定董的“大小月說”。)
 。▍亲ⅲ骸逗呺s》36即《佚》47,其十二月癸巳,實際為十一月癸巳,“十二”寫法有疑問。劉所首次引用的《簠地》10和《簠雜》36兩款都有摹刻疑問,后引者多有不察?赐跸宓摹逗吺乙笃踽缥摹穲D片,應該是“十一月”,而用《佚》47圖片,就會誤認為是“十二月”!逗叺亍10在《簠室殷契徵文》圖片中,是寫“在十月一”,而多被誤讀為“在十月”。)

06、1934
  董作賓發表了《殷歷中幾個重要問題》(1934《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4.3),這有一個重要原因是為了回應劉朝陽所提出問題,在其中董提出了“無中置閏法”的概念;董作賓在后來的《殷歷譜·閏譜》中改稱為“無節置閏法”,還說“吾人今已知殷代置閏以‘無節’之月為標準,周始改無‘中’置閏!边@種置閏的證據是《佚》399(《合集》26643),并描述這種歷日說:“實涵有四個癸日在一個月內,即令是大月丗日,亦不能容。”對這一類歷日記錄,董作賓認為這是“無中置閏法”在殷商“后期”使用的證據,這也是董作賓舉出的第三個例子。其余兩例則不可用,第一個例子,兩個“廿”年卜骨《合集》38189和《合集》37863有爭議,有學者認為實際為“曰”年;并且這兩版甲骨也不能連綴,而董作賓在舉例中是連綴使用;第二個例子是《合集》36495和《合集》35886兩片卜骨,這兩片卜骨不能證明必然為一事。

  董作賓在《殷歷譜》中引用的《珠》199這一版,這真是有超過四個癸日在“一個月內”的甲骨,但他在這里卻沒用這個事例(后來被島邦男舉例使用);更值得注意的是,在1931年董作賓就發表了《大龜四版考釋》(《安陽發掘報告》第三期)這篇著名文章,而“大龜四版”中的《甲》2122版,正是所謂“四個癸日在一個月內”這種類型甲骨的“翻版”吳注:一體兩面的“二癸”型卜辭),但在1934年董作賓并沒有在《殷歷中幾個重要問題》中進一步引用這個事例來論證他的觀點?梢姸髻e在這時期對“四癸”卜辭與“二癸”卜辭的形成機理和連帶關系并沒有注意和理解。[《殷歷譜》董作賓著1945]
  董作賓在《殷歷譜》中也引用了《佚》399版,說是:“祖甲改閏之最好例證”,并稱此版是用于“無節當閏之月”的,是“不稱閏月,而重上一月之名”的。
  董作賓在《殷歷譜》中重點引用《佚》401,設有正月在后和在前兩種情況,若正月在后,“可知十二月為小盡(盡),為辛未朔,正月必為大盡,為庚子朔也!边@是董作賓對“四癸”型(或“二癸”型)卜辭歷日最接近正確的表述,并明言這種類型與朔日的固定關系?上Ф髻e因考慮其他因素,不認為是正月在后,而是認為正月在前,并有“在正月與十一月之間置一閏月也”。
  (吳注:董作賓選擇認為殷歷有“中閏”,而對發現“四癸”型卜辭與朔日的關系選擇放棄,而這一選擇對甲骨學的影響或不僅僅是一甲子。)
 。▍亲ⅲ憾髻e從此認為商代在殷墟時期有前后兩種置閏法,也許這是他“復古說”的發端。)

07、1935
  孫海波發表的《卜辭歷法小記》(《燕京學報》第十七期)引用《明》687版,說“足表明八月或涵有四十日也”; 引用《簠地》10版,說“此辭之十月含有四旬之癸日”。孫海波的結論是:“或可在特種情況之下,某月附加十日或二十日(似為附加之閏日而非后世有固定之閏月)!
  孫海波還再次提出“陽歷說”:“謂殷歷每月為規整三旬者,蓋由于《殷墟書契后編》卷下一葉所載干支表之啟示,束世徵,郭沫若,劉朝陽皆有是說!
  (吳注:陽歷說:1否定閏十三月;2否定“大小月說”;3堅持“閏旬說”。)

08、1936
  莫非斯發表的《春秋、周、殷歷法考》(《燕京學報廿期》1936)認為:“大小月”和閏旬能并存。重復劉、孫的認識:置閏有10日、20日、30日,(一旬二旬三旬),證據是:《明》687;《簠》10;《佚》47。
  (吳注:莫貌似認可“大小月說”,但是堅持“閏旬說”,這是矛盾的說法,二說實際不容。)

09、1958
  島邦男發表《殷墟卜辭研究》(2006年浦茅左譯本),在文中他認可有“大小月”,證據是《乙》2122;但又認為殷商除了有閏月,還有“月末閏旬”(加10日)的閏法,證據是:《遺》199、《京》3572(新證據);《佚》399;《明》687;《簠》10;《佚》47;《存》2.687。
  (吳注:島同意劉朝陽的“閏旬”觀點,并提出新的證據;但《存》2.687情況比較復雜,也可以是“二癸”型卜辭。而《遺》199、《京》3572恰恰可以支持董作賓的觀點,都有“中閏”結構。)

10、1966
  島邦男發表《殷歷譜批判》(《日本中國學會報》1966),提出了“二癸月或閏月”的說法,再用《續存下》687(《存》2.687、《合集》26682)為例,指出十月或為“二癸月”。
  (吳注:《續存下》687的記錄是復雜的,經分析應是三個貞人分段記錄,並有癸日和月份的疊加,如下:
       7癸未卜,出貞,旬亡冎,一月。
       6癸酉卜,出貞,旬亡冎,十月。
       5癸亥卜,逐貞,旬亡冎,(十月)
       4癸丑卜,【逐】貞,旬亡冎,十月。
       3癸丑卜,逐貞,旬亡冎,九月。
       2癸卯卜,兄貞,旬亡冎,九月。
       1癸卯卜,兄貞,旬亡冎,(九月)
  癸丑日被記錄在九月和十月,說明此日或為九月晦日和十月朔日,若記錄為九月,十月就只記有癸亥和癸酉兩個癸日,此正是“二癸月”稱呼的由來。但此例也不能成為“中閏”的例證。此例可為“用朔”和“二癸”的例證。)

11、1966
  島邦男發表《殷歷譜批判》(《日本中國學會報》1966),提出了“四癸月或閏月”的說法,並用《續》4.46.5(《合集》16751)為例,指出“十一月或為四癸月”。
  (吳注:島又舉《遺》1222例(《合集》16706),是八月“二癸”型卜辭,與閏月無關。其余《佚》47(26681七癸型),《佚》339(26643七癸型),《佚》401(23002二庚型),《京》3572(26569次序不定),島稱其“或為五癸月”,實不宜為證。)

12、1976
  金祥恒發表的《甲骨卜辭“月末閏旬”辨》(《金祥恒全集》1990),是反對島邦男的“月末閏旬”觀點所作,引用甲骨有:《珠》199;《佚》399;《明》687;《佚》47;《新綴》511!   
  (吳注:金維護師說,反擊島邦男。但金說“月末閏旬”是“島邦男先生偶然見卜辭一月有四旬者所創之新說”,似是不知此說由來已久,且其師在二十多年前就反對其說。新舉出證據《新綴》511為“四癸”型。)

13、1983
  方述鑫發表的《殷代閏法小考》(《考古與文物》21983)認為:武丁時期就有“無中置閏法”,引用甲骨:《遺》199;《佚》399;《明》687;《簠》10;《佚》47;《存》2.687;《續》4.46.5。                       
  (吳注:方認同“閏旬”,又認同年末閏十三月,只是不認“年中置閏”。方文聲稱要“本文試圖就前人未曾注意到的一些卜辭材料,作進一步的說明”,他新列舉的材料是《續》4.46.5,這是一款“四癸”型卜辭。)

14、1986
  楊升南發表的《武丁時行“年中置閏”的證據》(《殷都學刊》1986.4)認為:有武丁“年中置閏”,引用甲骨:《珠》199;《合集》10111。
 。▍亲ⅲ骸逗霞10111是新證據,但無前后月的佐證,似不確定,這種只對特定月份的記錄,或許還是多年的記錄)   
  (吳注:揚認同“年終置閏”和“年中置閏”。)

15、1989
  常玉芝發表的《殷商歷法研究》(吉林文史出版社1989)中,對“中閏”舉六例:1《珠》199;2《合集》13361;3《合集》16706;4《合集》26569;5《珠》399;6《合集》34991。
  (吳注:其中《合》13361、《合》26569這兩例不確定;《合》16760“二癸”;《合》34991“七癸”)

所用材料匯總表:

最新評論

乾坤客 發表于 2018-4-1 08:58:31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4-1 10:10 編輯

商代歷法真的讓人太頭疼了。
說它有推步成分不過分,但它卻有觀象歷或定朔一般的“兩連小三連大”。
一月四癸的可能性就那么三個:一月大于或等于31天,要么為閏月,要么為閏旬,要么為閏日(月有31天)。閏旬的可能性在陰陽歷中可能性不大,基本可以排除。一般而言,只要考慮閏月或閏日即可。

即便有“用朔”卜辭,但這些“用朔”的年份實際上,也很難確定。原因:歲首的證明,朔日誤差。因為每5年或6年就大致會出現一個相同月份的相同干支日。如果沒有證明有年份的朔日所屬同王,為“用朔”日定絕對年代,不牢靠。
有時侯我在想:會不會同版甲骨,并非同一貞人寫上去,也沒個年份,會不會有不同年份的歷日寫在同一版上呢?因為即有十三月或十四月,特別是十四月,這好像與年中閏是矛盾的。年中閏的甲骨會不會是不同貞人在不同的年份寫的?

既然是歷法,就不會當月觀測,然后當月向臣民頒當月的歷朔,要有個提前量的,至少也該在下年正月之前向臣下各地頒布!对铝睢肥前堰@個提前量置于夏歷的季秋的:“合諸侯制.百縣為來歲受朔日”。
“兩連小三連大”這是與平朔歷理相矛盾的,剩下的只能是觀象或定朔法才能出現這種現象。如果是老百姓,也可能不看歷書,隨便看天過日子,每月少一天多一天,還成; 如果是王室貞人,也看天過日子似乎就說不過去了。

商歷確實復雜:既有推步成份,又有觀象或定朔成份。如果是定朔法 ,當然是一種推步法,但這需要高超的歷技了,商人的歷技能否達到?


乾坤客 發表于 2018-4-1 09:18:12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4-1 09:24 編輯

馮時先生有一種融合年中閏與年終閏的猜測:

一年中的置閏可在年中也可在年終,大致為三、六、九、十二月,有固定的置閏月份。在十二月的不稱十二月而稱十三月。這個可能性未必精確,可以設想,置閏在年中的某個節令或年終。
實際上,我是贊同伊人先生“年中閏為孤證”的看法的,因為十三月是大量存在的,年終閏可以得到認可。
秦伊人 發表于 2018-4-1 11:21:15
商代歷法真的讓人太頭疼了。說它有推步成分不過分,但它卻有觀象歷或定朔一般的“兩連小三連大”。一月四癸的可能性就那么三個:一月大于或等于31天,要么為閏月,要么為閏旬,要么為閏日(月有31天)。閏旬的可能性在陰陽歷中可能性不大,基本可以排除。一般而言,只要考慮閏月或閏日即可。即便有“用朔”卜辭,但這些“用朔”的年份實際上,也很難確定。原因:歲首的證明,朔日誤差。因為每5年或6年就大致會出現一個相同月份的相同干支日。如果沒有證明有年份的朔日所屬同王,為“用朔”日定絕對年代,不牢靠。有時侯我在想:會不會同版甲骨,并非同一貞人寫上去,也沒個年份,會不會有不同年份的歷日寫在同一版上呢?因為即有十三月或十四月,特別是十四月,這好像與年中閏是矛盾的。年中閏的甲骨會不會是不同貞人在不同的年份寫的?既然是歷法,就不會當月觀測,然后當月向臣民頒當月的歷朔,要有個提前量的,至少也該在下年正月之前向臣下各地頒布!对铝睢肥前堰@個提前量置于夏歷的季秋的:“合諸侯制.百縣為來歲受朔日”!皟蛇B小三連大”這是與平朔歷理相矛盾的,剩下的只能是觀象或定朔法才能出現這種現象。如果是老百姓,也可能不看歷書,隨便看天過日子,每月少一天多一天,還成; 如果是王室貞人,也看天過日子似乎就說不過去了。商歷確實復雜:既有推步成份,又有觀象或定朔成份。如果是定朔法 ,當然是一種推步法,但這需要高超的歷技了,商人的歷技能否達到?+++++++++++++++++
范先生的想法說出來就好討論了:

1、“如果是定朔法 ,當然是一種推步法”

  定朔歷法不一定是人為推步的,也可以是觀象的。若一定說在商代有誰在為定朔歷法“推步”,那就是自然法則為自己推步,商人的工作只是觀象和理解了。若說商人的高超歷法技術,也只是觀象和記錄,算法也只是在366里的四則運算。
  平朔歷法才一定是人為推步的。

2、“歲首的證明”

  “歲首”對商人不是問題,因為歲首對推步歷才是必須的,而商代不用推步歷。
  商人可以定位二至,這是公認的,冬至后的第一個朔日是“正月”的朔日,這是商人的用法。即便是商人對正月定位不準,無非是出現“十四月”和“子正月”,過后通過觀察,又自動調回到正常的“正月”。
  一般的商人定位正月是被后人說成的所謂“丑正月”。

乾坤客 發表于 2018-4-1 11:49:53
我主要考慮到,商歷如果是觀象歷,也不大可能一月一觀,一月一頒。一頒至少應在一年才方便各地使用。

商歷能預測來年平閏、來月大小,證明有推步成分。因此,商歷就算是觀象歷,也應該是在推步基礎上的觀象,只要在推步基礎上的觀象,一觀一年,則一年中“兩小三大”的現象似乎也不應出現。

如果歷法粗疏的話,也可能商王一年只頒閏月,不頒朔。如此,伊人兄所云:商歷月份有個大致確定,或29或30或31,是由時人觀測而定,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這樣,同一個晦日或朔日,不同的貞人,就可能出現,一人說是在N月,一人說在N+1月了。

這可真的是粗得很了。
乾坤客 發表于 2018-4-1 12:02:34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4-1 12:58 編輯

如果純是定丑月為正月,純是觀象而來,這應該是比較精確的,十四月就不該出現。十四月的出現,應該是有歷數來推,但所用歷數有誤差,誤差大了,才補上的。
十四月理論上應是在失閏基礎上的補閏。補閏補在平年就不會有十四月,為什么不補在平年,而補在閏年呢?周歷是因為閏拍的原因。殷禮周承,殷代應該也是如此。

十四月是只有在連續四年不置的情況下,才在第五年置一個閏月。三年不置,忘了,失閏,那第四年無論如何也應置閏了,這樣不會出現十四月,連失誤兩年,這樣的歷人恐怕會被殺頭的。在第四年也不置,非置在第五年,積夠兩個閏月再置呢?這肯定是經過商王同意的歷法,非閏拍難于解說。
乾坤客 發表于 2018-4-1 12:09:33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4-1 12:46 編輯

日月之行,有盈有縮,遲疾加減之數,或有四大三小。

不能排除商人已有定朔能力。
史記已存漢代人是有能力觀察五行之盈縮遲疾的,只要有能力觀察五星之盈縮遲疾,定朔就不是不合能的。
乾坤客 發表于 2018-4-1 12:54:26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4-1 19:10 編輯

《漢書·律歷志上》:至周武王訪箕子,箕子言大法九章,而五紀明歷法。

這說明商代有“五紀”,商人有能力觀察五星之盈縮遲疾。
乾坤客 發表于 2018-4-1 13:00:55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4-1 13:21 編輯

從卜辭材料上看,疑心商人實施的是“定朔”的推步歷。1\夏小正是星象歷,為五星的運行規律做了準備。
2\堯典和陶寺考古,證實陰陽歷。

這二者為定朔的陰陽歷打下過基礎。

說不定,古歷就是從星象(觀象)到定朔到平朔最后再到定朔這么一個過程發展的。

大膽猜測,小心求證。這是筆者目前最小心謹慎的心態。

周代歷數啥的都有,還有《周易》原文,好弄;商代不好弄。
為什么商代不好弄?

西周歷法沒有改變過。

但商代不同,我們考證不出其歷是否改過,一個朝代改過歷是正常的,但這會對復原該代之歷產生巨大的困難。一個朝代應該會有自已的歷法,這不應有疑,但改歷是正,F象。如果有改歷現象,復原其歷雖非不可能,但困難重重。

商歷,筆者如同伊人兄一樣,只能一個模型一個模型地試著看看了,至少現在不會有定論,期盼真有確定發現。謝謝伊人兄前文。目前持懷疑態度,批判接受中。



秦伊人 發表于 2018-4-1 13:30:27
乾坤客 發表于 2018-4-1 11:49
我主要考慮到,商歷如果是觀象歷,也不大可能一月一觀,一月一頒。一頒至少應在一年才方便各地使用。

商 ...

同一個晦日或朔日,不同的貞人,就可能出現,一人說是在N月,一人說在N+1月了。
+++++++++
是有這樣的例證,如:癸丑分別被記錄在九月和十月,或許還是同一個貞人吶
 《續存下》687的記錄是復雜的,經分析應是三個貞人分段記錄,並有癸日和月份的疊加,如下:
       7癸未卜,出貞,旬亡冎,一月。
       6癸酉卜,出貞,旬亡冎,十月。
       5癸亥卜,逐貞,旬亡冎,(十月)
       4癸丑卜,【逐】貞,旬亡冎,十月。
       3癸丑卜,逐貞,旬亡冎,九月。
       2癸卯卜,兄貞,旬亡冎,九月。
       1癸卯卜,兄貞,旬亡冎,(九月)

秦伊人 發表于 2018-4-1 13:49:14
同一個晦日或朔日,不同的貞人,就可能出現,一人說是在N月,一人說在N+1月了。
+++++++++++++++++
還有例證,如:合集8884、40059,同樣的卜辭被分別記錄為十二月和十三月,這可以被認為是十三月的朔日記錄。
乾坤客 發表于 2018-4-1 13:59:28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4-1 14:04 編輯

前貼筆者說:

一月四癸的可能性就那么三個:一月大于或等于31天,要么為閏月,要么為閏旬,要么為閏日(月有31天)。

不夠完整,還有一種可能性:這個四癸不是同年的一個月。
學者們發現:有些同版甲骨,其卜辭有時代上的早晚。先前有貞人刻過一些內容,后來又有不同時的貞人加上了一些內容。這就讓同版甲骨變得復雜起來。

一旦同版甲骨貞人不同,首先讓我們聯想到的應該是“刻錄時間”未必相同。
乾坤客 發表于 2019-8-30 10:03:11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9-9-2 19:41 編輯
秦伊人 發表于 2018-4-1 13:49
同一個晦日或朔日,不同的貞人,就可能出現,一人說是在N月,一人說在N+1月了。
+++++++++++++++++
還 ...

合集8884與40059的月份,8884是十二月丁丑無爭議;40059=英藏414,十三月并不一定可靠,也可能是十二月。因為”三“字的上筆可能是湮痕所致。

點評

這是一對很特殊的甲骨頭,左右對稱,銘文一致,唯有月份相鄰。對此下什么結論都早,因是特例。  發表于 2019-9-2 17:50
返回頂部 第92期免费大公开一码 今晚买马91期 92期买什么特马 91期买什么马 2019年92期开马资料 92期特码参考资料 2019买马第91期的四不像 93期香港马会资料 92期生肖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