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期免费大公开一码欢迎您的到來!

注冊找回密碼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國學復興網 首頁 國學投稿 學術論文 查看內容

王寧:十二辰與巴比倫相關星座對照研究

2014-1-20 23:17| 發布者: 國學復興網| 查看: 12119| 評論: 0|原作者: 王寧|來自: 國學復興網

十二辰與巴比倫相關星座對照研究

——《釋支干》研究之五

 

王寧


 

內容提要:郭沫若《釋支干》一書中認為中國之十二辰乃自巴比倫傳入的黃道十二宮,然黃道十二宮之觀念及制定與十二辰相比均產生較晚,故郭老此說受到質疑。本文重新將十二辰相關星座之名稱含義及相關神話傳說內涵加以分析,與中國之相關星宿內涵作了對比,認為十二辰乃取自古老的巴比倫黃道帶星座,與黃道十二宮無關。故雖然巴比倫黃道十二宮制定完成很晚,在三代以前中、巴是否有交通也不能確證,但不能由此否定郭老中國天文知識自上古就有從巴比倫輸入的觀點。


詞:十二辰;黃道十二宮;星座;神話

 

192881日,郭沫若完成了《釋支干》[1]一書,這本書的主要內容是把中國的十二辰和巴比倫的黃道十二宮做了一番對比,最后得出如下結論:

1.十二辰文字本黃道上十二恒星之符號,與巴比倫古十二宮頗相一致,初似專為觀察歲星而設,后乃用為日月合朔之標準點。斗建之說更屬后起,乃對于十二辰逆轉現象之一試說。 

2.十二辰環麗于天,其次序循環無端,本無所謂順逆。其所以逆轉者,乃挪用為十二支文字時與歲星運行之方向適取正反之次序。至其所以如是者,當出于故意,蓋防與實際之星符相混也。

3.十二辰始于子(《支干表》均始甲子,可證),此與巴比倫十二宮之始于“牡牛(rêsuGU)”者相同,蓋其制定時期乃春分點在牡牛,秋分點在蝎星時也。其年代約當公元前四四〇〇年至二二〇〇年。故十二辰之輸入或得其暗示而另行制定者,至遲當在公元前二二〇〇年前。此時代雖甚古遠,然盤庚遷殷至紂之滅已有“七百七十三年”,可知殷代之開幕至遲當在公元前二千五六百年代也。(P326-327

郭老在《青銅時代》中也重申“十二辰本來是黃道周天的十二宮,是由古代巴比倫傳來的”[2]。此當是受“天學西來說”影響之后的研究結果[3],然黃道十二宮之制定本是個絕大的問題,據江曉原先生說:

“從18星座演變為十二宮,究竟完成于何時,學者們迄今無法確定。能夠明確的只有如下幾點:18星座的月道直到公元前6~3世紀期間仍在使用;十二宮體系在公元前5世紀已用于巴比倫,公元前3世紀已用于埃及;然而十二宮體系直到公元元年時仍未最后定型![4]

所以,郭老的說法也受到很多質疑。最近者有吳宇虹先生巴比倫天文學的黃道十二宮和中華天文學的十二辰之各自起源》一文[5],吳先生經過梳理巴比倫黃道十二宮和中國十二辰的源流,肯定了許多郭老《釋支干》中的研究成果,但他不贊成中國天文學是上古由巴比倫傳入的說法,他說:

在論及西方黃道12宮的起源時,郭老正確地指出這一周天分區體系起源于巴比倫。然而,他試圖證明在殷商時期,黃道12宮天文體系從兩河流域的傳入中華文明并且變為中國的12辰是不成功的。他認為:(中國的)巴比倫星歷系殷之先人由西方攜來,抑系西人于殷代時之輸入,此時殊難斷論。……12歲名與巴比倫之星名相符,此當與十二辰之制定同時輸入。蓋以十二辰本為觀察歲星而設,故乃以歲星所在之星即為該歲之歲名。然而,根據目前的證據,我們知道兩河流域將周天分成12區并對應一年12個月的實踐不會早于公元前1200年,而中國的使用10干和12支(辰)的60記日系統的殷商甲骨文寫于公元前1500-1100年期間;而且兩河流域文明和中華文明兩地之間的空間跨度甚大且語言很難溝通。因此從時間、空間和語言來看,這種可能性是不太的。

這個問題的確有再討論的必要。基于江、吳二先生所述,筆者認為,中國最初傳入的并非是黃道十二宮,而是最古老的巴比倫天文學知識(包括對日月、五星和各恒星星座的觀測與計算方法)和相關的神話傳說,因為古埃及和巴比倫的星座都與其神話傳說有關,星座之含義也均取自于神話,此為最基礎之星歷知識。中國古人受此啟發,獨創觀察歲星紀年法(一說是斗建),遂誕生了十二辰;又發明觀察填星(或曰鎮星,即土星)紀年法,遂誕生了二十八宿(土星二十八歲一周天),中國的天文學即由此而迅速發展成自己相對獨*立之天文學系統。其傳入時代當在夏代以前,郭老認為“故之十二辰之輸入或得其暗示而另行制定者,至遲當在公元前二二〇〇年前!保P327)公元前2200年大約相當于傳說中夏朝之前的唐虞時代。

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中國十二辰的相關星座和巴比倫的相關星座是否的確有內涵上聯系?這一點是需要進一步深入論證的,故本文擬將古埃及和古巴比倫與星座相關的神話[6]、含義和中國星宿的內涵作一番對照,從更深的層次上對照其異同,以見二者之間的關系。

公元前2000年前,巴比倫尚無黃道十二宮之說,但一些黃道十二宮的星座卻已經出現,郭老在《釋支干》中引用公元前2100年巴比倫之記錄(CTXXXlll.1-8)所開列月躔之上的十七星名,茲錄于下(寧按:星座名前上標之mul或作kakkabu,阿卡德語的意思是“星”):

mulZappu 

mulGU.AN.NA 

mulŠitaddalu 

mulSU.GI  培爾修士(天船)

mulTuamê rabûti  大雙子(東井)

[mulG]amlu  天五潢

mulAL.LUL  蟹(輿鬼)

mulUR.GU.LA  獅子(軒轅)

[mulA]B.Š[IN]EŠ. ŠIN 少女(角)(原意為禾)

[mulZ]i-ba-ni-tum  天秤(氐亢)

mulAkrabu  蝎(大辰房心尾)

mulPA.BIL.SAG 射手(箕斗)

[mulSuhurmašsu]  山羊(牛)

mulGU.LA  水瓶(女虛)

ZibbatimulŠIM.MAHmulA-nu-ni-tum  南魚與北魚之尾(南魚之尾為奎,北魚在營室東壁下,雙魚全長略等于室壁奎三宿)

mul amelAgru 白羊(婁胃)

郭老云:

“此始于昴畢(即金牛),葉列妙士以為此必春分點在金牛宮時所制定。其年代即當在公元前四四〇〇年與二二〇〇年之間。葉氏又謂十七之數為天數中所絕無,故此中已含有十二宮之根蒂,蓋天五潢本屬于巴比倫雙子星之西部,而培爾修士本屬于牡牛!保P249

根據這個公元前2100年左右之巴比倫星表我們可以知道,里面的星座實際上已經包含了黃道十二宮所具有的星座,與十二辰相比較即如下:

午——mulGU.AN.NA、 mulZappu  金牛座(昴、畢)

未——mul amelAgru  白羊座(婁胃)

申——ZibbatimulŠIM.MAHmulA-nu-ni-tum  雙魚座,即南魚與北魚之尾

酉——mulGU.LA  水瓶座(女虛)

戌——[mulSuhurmašsu]  山羊座(牛)

亥——mulPA.BIL.SAG 射手座(箕斗)

子——mulAkrabu  天蝎座(大辰房心尾)

丑——[mulZ]i-ba-ni-tum  天秤座(氐亢)

寅——[mulA]BŠ[IN]EŠ. ŠIN 室女座(角)

卯——mulUR.GU.LA  獅子座(軒轅)

辰——mulAL.LUL  巨蟹座(輿鬼)

巳——mulŠitaddalu  雙子座,以獵戶座代替(參)

由此可見,后來黃道十二宮所用之星座均已經出現,其時根據這些星座劃定觀測十二月之十二辰,必定大致與后來的黃道十二宮相合,然此時實無黃道十二宮,中國十二辰之制定所根據者即此種星座,其十二辰文字均合于其星座含義而多與十二宮名稱不同便是明證,足證十二辰之制定乃根據更古老的星座而非是黃道十二宮。

黃道十二宮希臘稱之為zodiakos kyklos,意思是“動物圈”(也有人譯成“動物園”);拉丁名稱為zodiac,意思是“獸帶”。這個概念實際上是起源于蘇美爾人,他們把黃道帶上的星群稱為UL.HE,意思是“閃光的獸群”[7]。

中國傳入巴比倫之天文學知識在公元前2400-公元前2000年間,在當時并無黃道十二宮之說,只有一些星座名稱及其含義,中國人得之,用于十二辰之標志點,固與后來之黃道十二宮無關。即使是十二辰之名用字,也多與其星座即含義有關而與黃道十二宮名稱無關。茲重將十二辰之名與巴比倫星座之含義對照如下[8]

1.子:當于天蝎座,巴比倫名稱GIR.TAB,意思是“抓撕者”(可能和蝎子之取食有關),拉丁名稱Scorpius,中國為大辰房心尾,其α星(心宿二)即“大火”、“商星”,亦即大子閼伯之星。郭老已經指出雙子為Nabu(納布)與Marduk(馬爾杜克)二神之顯示,其中納布顯示于天蝎座,即大子之位。甲骨文十二辰第一位之“子”即大子之象形,象囪門閉合有發、雙足開立之形,會其長大能行走之義。在古巴比倫,天蝎座和天秤座是屬于一個星座,天秤座被視為蝎子的二螯。據米國學者撒迦利亞·西琴說,天蝎座和天秤座是沙馬氏掌管的星座,他又名烏圖/沙馬氏,與伊南娜/伊師塔為雙胞胎(《第十二個天體》P205)。沙馬氏又譯為“沙瑪什”,“烏圖”是蘇美爾神話中的太陽神,后來二者合為一體,稱為“烏圖·沙瑪什”,稱為古阿卡德神話中的太陽神,為月神辛之子,其形象為端坐馬上,生有雙翼,周身呈金色的騎士,射手座的形象即來源于他。

中國心宿之神為閼伯,巴比倫為納布,故郭老以為閼伯來自于納布。此猶有可說者,納布在古也門神話中稱之為安拜Anbai,《外國神話傳說大詞典》言“他與巴比倫之納布相近同,其名顯然來自兩河流域”(《大詞典》P122),應當是正確的。閼伯古音讀[ǐan-peǎk],與Anbai的讀音幾乎全同。

公元前4400—公元前2200年間,春分點在金牛宮時,秋分點在與之相對的天蝎宮,天蝎座α星(心宿二)和金牛座α星(畢宿五)正處在約180°的對應位置。在一塊公元前12世紀的尼布甲尼撒一世Nabu-kudurri-usur(約公元前1124-公元前1103在位)紀年石柱上(寧按:即尼普爾神廟出土的庫杜如kudurru,即界碑石,又稱“欣克庫杜如”,下簡稱“尼普爾界碑”),就有以公牛(金牛宮)和蝎子(天蝎宮)代表春季與秋季的內容[9],應當是根據其以前流傳下來的古老天文文獻為說者。

2.丑:當于天秤座(天平座)。巴比倫名稱ZI.BA.AN.NAZibanitu),意思是“天平”,拉丁名稱Libra,于中國為氐、亢二宿,而今劃分只有氐宿屬天秤座。巴比倫天秤座稱為“蝎之雙角”,即蝎之二螯,在公元前1世紀的古希臘和羅馬,天蝎座的螯部就包括天秤座,稱為“蝎爪”,比如天平座a星(中名“氐宿增七”,實際上是一顆雙星)被稱為Zuben Elgenubi,此名稱來自阿拉伯語,意為“南爪”;其β星(中名氐宿四,是一顆罕見的綠色恒星)名為Zuben Eschamali,意為“北爪”,實際上就是天蝎之二螯。甲骨文“丑”字乃手爪之象形,帶表蝎子的二爪。

    在希臘神話中,天平座與正義女神阿斯特賴婭Astraea有關,又名“狄克”,室女座就是她所化,其形象為少女,手執一對天平,表示公正。其來源當是古埃及傳說,對古埃及人來說,心臟記錄了一個人一生中的所有善行和惡行,一個人死后,在“雙公正殿堂”Hall of Judgement中會對他進行一場審判儀式,而他的心臟將被作為審判的主要依據。死者被阿努比斯Anubis引入雙公正殿堂,心臟被放在女神瑪阿特Maat神面前的黃金天平上,與她的“真實之羽”作重量方面的對比(瑪阿特是真理、正義和公正等一切有助于宇宙和諧之因素的化身,審判死者的殿堂內設有兩個瑪阿特神像,故得名“雙公正”。古代埃及法老視此女神為統治國家的權威之象征,也是司法公正的象征)。阿努比斯調整天平的鉛垂,托特Thoth神記錄下裁決的結果。經過裁決,如果在真實之羽的重量與死者心臟的重量相等或死者心臟的重量小于真實之羽的重量的情況下,死者就會受到庇護——死者會被阿努比斯引到奧西里斯Osiris的面前,從而得到永生;如果死者心臟的重量因為罪惡的緣故大于真實之羽的重量,死者就會受到制裁——死者的心臟會被一只長著鱷魚頭、獅子的上身和河馬后腿的惡魔吞噬者阿米特Amit所吞食。巴比倫星座名“天平”可能就是來源于此,故天平座之含義與亡者有關。

天秤座當于中國的氐、亢二宿,據郭老解釋是“氐亢亦天秤之分化,亢者抗也,氐者底也!稜栄拧罚骸旄,氐也’即是底義。于底上有物抗舉,斯為天秤矣。故中國古本有天秤,于制定二十八宿之時始由一分化而為二”(P247)。最主要的是亢宿,《開元占經》卷六十引石氏曰:“亢者,廟也;亢者,天帝廟宮!庇忠逗V姓肌吩唬骸翱,三光也,三公之事,下者地也,中央者丞相也,主享祀。一曰:亢亦為疏廟!笨核逓閺R,主享祀,均與亡者有關。又引石氏曰:“亢為朝廷總領四海,故置平星以統理”,“平星”在亢宿西南、角宿之下(即長蛇座γ、π二星),古人蓋將其與亢視為一體(代表權,即秤砣),《開元占經》卷六十八引《石氏贊》曰:“平星執法正紀綱,其星差戾政亂荒”,又引《論讖》(即《論語讖》)曰:“平星主法”,與天秤或天平者義實相同。

3.寅:當于室女座,巴比倫名稱AB.ŠIN,意思是“她的父親是辛”;拉丁名稱Virgo,于中國為角宿,今劃分為角、亢二宿。郭老認為巴比倫“少(室)女座以GIŠ.BAN當之,西方學者以為乃少女座之首星(α)。GIŠ.BAN之名華言為弧星,此與甲骨文寅字之構成,實相暗合!保P253)甲骨文“寅”字即飛行之矢,與弧之義相合,弧乃射矢之木弓也。

不過,中國古十二辰用大角,即牧夫座α星,《爾雅·釋天》:“歲在寅曰攝提格”,《史記·天官書》:“大角者,天王帝庭。其兩旁各有三星,鼎足句之,曰攝提。攝提者,直斗杓所指,以建時節,故曰攝提格!惫险J為“中國十二辰采用大角,大角當西方之牧夫座,位雖離黃道稍遠,然乃赤色一等星,且直彼斗柄所指,故古人采用之以代替少女之角!保P243)又說:“余意殷時十二辰之寅本即少女,入后間有用大角者,而星符則沒變也!保P253)《開元占經》卷六十五引《石氏》曰:“攝提六星,夾大角!庇衷疲骸按蠼且恍,在攝提間。一名格,一名漢星!贝蠼且幻案瘛,與攝提均牧夫座之星,攝提屬二十八宿中的亢宿,共六星,位于大角之兩側,故有左右之分,左攝提三星即牧夫座ο、π(π1、π2、ζ;右攝提三星即牧夫座η、τ、υ。當斗柄指向牧夫座時,將而星名合稱為“攝提格”,乃將攝提與大角視為一體!皵z提格”本當為室女座之名,后因轉移到牧夫座,牧夫座被分解為攝提和大角,故將其名亦拆解為“攝提”和“格”。

當春分點在白羊宮時,秋分點位于室女宮,大角與室女宮正在同一緯度上,與白羊座α星(婁宿三)正呈180°相對。大角為全天第四亮星,北天第一亮星視星等為-0.04m,且直為斗柄所指,便于識記,所以才用大角代替室女。

郭老云:“巴之ŠU.PA亦有代替少女之事,別名為‘Igigi之女王’,公元前二千年代之《尼普爾文書》Nippurtext中有此記錄!保P254)!Igigi”音譯“伊吉吉”,是阿卡德語,意思是“至尊之王”,也有譯為“諸神”者(在蘇美爾語中稱為怒恩-伽萊內Nun-Galene),所以“伊吉吉之女王”的意思就是“王中之女王”或“諸神之女王”。在古巴比倫則為阿卡德神話中的伊什塔爾Ishtar(蘇美爾神話中的英安娜Inanna,也被視為金星之神),伊什塔爾在阿卡德神話中就被稱為“眾神之女主宰”或“王中之女王”,是月神辛Sin的女兒,她是室女座之神,所以室女座的名字就叫AB.ŠIN,意思是“她的父親是辛”。中國歲名“攝提格”,“攝提”應該是Ishtar之變,蓋[i]為輕聲被忽略,只剩下shtar,因變為“攝提”;“格”古讀音是[kak],當是kakkabu(星)的省略kak之譯音,故“攝提格”的意思就是“伊什塔爾之星”。

伊什塔爾或為女戰神,形象是手執弓箭、短刀立于獅子背上。她也與古西支閃米特神話中的女戰神(亦是性*愛與豐饒女神)阿斯塔爾塔Astarta混同,阿斯塔爾塔的形象就是一引弓待發的女騎士,可見弓箭是其表征物,此與“寅”為“引”之初文有極大關系,“引”即開弓射箭之意。在埃及,室女座被視為伊西絲Isis的顯示,其形象即為手持雙穗的女神,表示豐饒,把室女座α星稱為Spica,意思就是“谷穗”。

另據米國學者撒迦利亞·西琴說,室女座是巴比倫女神寧胡爾薩格Ninhursag的星座(《第十二個天體》P205),她是一位母親神,被尊稱為“眾神之母”或“眾子女之母”,其名意為“森林密布之山的主宰”,此均與中國之星象無關。

然可注意者是巴比倫之伊什塔爾或為戰神,在中國之角宿也是主戰爭之星,《開元占經》卷六十說“角主兵”,“角微小而不明,天下有兵”、“角為天將”、“角主為兵,動內五寸,國中兵起;動外五寸,邊兵起”,均與戰爭有關。

4.卯:當于獅子座,巴比倫名稱UR.GU.LA,意思是“獅子”或“大狗(犬)”;拉丁名稱Leo,于中國為軒轅宿。巴比倫名稱為蘇美爾語,其中的UR相當于阿卡德語中的kalbum,意思是狗;gula意思是“偉大的”或“巨大的”,UR.GU.LA相當于阿卡德語中的labbum,意思是“大狗”或“獅子”,所以也有人把此星座譯為“大犬”。獅子座α星即軒轅十四,希臘稱之為Regulus(國王,或譯為“王星”),郭老云:“其事亦起源于巴比倫。葉列妙士引亞拉圖斯Aratus說:‘加爾達人(即巴比倫)視此星為天界之王長,亦視為地上之王!保P257)阿卡德人稱此星為šarrum,意思就是“國王”。

中國以“軒轅”為黃帝之名,《開元占經》卷六十六引石氏以“軒轅”為“黃帝之舍”,與此意相合;黃帝有使應龍之事,《山海經·大荒北經》:“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應龍畜水。《淮南子·覽冥訓》:乘雷車,服駕應龍。高誘注:應龍,有翼之龍也。即有翼之龍。巴比倫星象圖中于獅子座之下著水蛇座(kakkabSîru),即為一有翼之龍形,此亦相合。

獅子座本埃及人所創,埃及人視獅子為強大、勇猛的象征,多與戰爭有關,如女戰神塞赫邁特Sakhmet,獅首人身,或為一牝獅,其名意為“強大者”,埃及法老以之為勇武無敵和所向披靡的象征;還有馬赫斯Maahes,形象為獅首人身,或為一頭雄獅,是一名相貌兇惡、嗜殺成性的兇神,也被視為雷神、風神和幽暗之神。在古巴比倫,此星座亦與女神伊什塔爾有關,因為她也是戰神,形象是手執弓箭、短刀立于獅子背上,她的稱謂之一就是“猛獅”,獅子是她的表征,其來源當起于古埃及,古埃及神話中的女戰神也叫伊什塔爾或阿斯塔爾特,形象與巴比倫的女戰神伊什塔爾全同。而甲骨文“卯”字則本為“劉”,乃殺戮義,也有剖分義,此與埃及獅子之含義實相通。

獅子本非中國所有,不為中國人所熟悉,故變而為黃龍,《史記·天官書》:“軒轅,黃龍體,前大星(即軒轅十四),女主象!薄堕_元占經》卷六十六引石氏曰:“軒轅一名昏昌宮而龍蛇形,凡十七星,南端明者,女主也,母也!庇忠饵S帝占》曰:“軒轅十七星,主后妃,黃龍之體!边@里面的“女主”即女王之意,和伊什塔爾為“王中之女王”意思殊合無間。同時,軒轅和埃及的獅子神馬赫斯一樣也是雷雨之神,《詩緯推度災》曰:“黃龍(即軒轅)在內,正土職也。一曰陳陵,二曰權星,主雷雨之神!彼院髞碛辛恕包S帝以雷精起”(《藝文類聚》卷二引《河圖帝紀通》)的說法。在神話傳說中,黃帝也是好戰之神,銀雀山漢簡《孫子》里說他“勝四帝”,《史記·五帝本紀》說他“軒轅乃習用干戈,以征不享,諸侯咸來賓從”、“天下有不順者,黃帝從而征之”,又說他戰炎帝、禽(擒)蚩尤,實為戰神之比。

還有一點可注意者,據撒迦利亞·西琴說:“當春分點還在金牛宮的時候,蘇美爾的至點還在獅子宮。哈爾特勒注意到,在蘇美爾描繪中,從最早的時候開始就有著周期性的‘牛獅之爭’,并認為這種斗爭表現了公元前4000年的觀測者從北緯30°(比如烏爾)所看到的金牛座和獅子座的關系!保ā兜谑䝼天體》P134)在中國的神話中有軒轅黃帝戰炎帝的說法,據《帝王世紀》說“炎帝人身牛首”,是以牛為圖騰者,又號“神農氏”,蓋因金牛當于春分點而主農時也;后又有神農、炎帝姜姓之說,“姜”是從“羊”,此當是春分點由金牛宮移入白羊宮時誕生的說法。黃帝戰炎帝的神話頗似此“牛獅之爭”的意思。

5.辰:當于巨蟹座,巴比倫名稱AL.LUL(allul),拉丁名稱Praesepe,于中國為輿鬼,后來以狼、弧二星代替。郭老言“辰當于蟹座,已如上述。蟹座在《波表》中以大犬代替,……更有進者,《律書》之二十八宿以狼代東井(雙子),以弧代輿鬼(蟹),甘氏《星占》、《呂氏•十二紀》及《月令》亦均以弧代替輿鬼,是則二十八宿用輿鬼乃后起事,古十二辰之辰必系用狼弧矣。惟此于辰為耕器之義無說。而CTXXXIII中當于蟹座之allul義亦未明,此事自有待于日后之研究。”(P261關于此事,筆者曾有所論述[10],然關于其內容仍有未諦,茲重述之如下:

余意辰本用巨蟹座(輿鬼)。CTXXXIII中當于巨蟹座之allul實際上就是鬼宿的巴比倫名稱aL.lul,此雖然被西方譯為The Crab“蟹”、“巨蟹座”)或The Crayfish(“龍蝦”),然其義實不明,乃一謎團。撒迦利亞·西琴將此星座名記為“DUB”,意思是“夾子”或“鉗子”(《第十二個天體》P129),乃取自蟹之特征——螯,此不詳所據,然此名稱當屬后起,因為到目前為止發現的古巴比倫星座中沒有蟹,直到公元12世紀此星座尚無蟹形之觀念。

這個星座(最初應當是鬼星團)含義最初的起源應當是來自古埃及。對于它源流,有一段論述如下:

“在公元前2000年埃及人的記載中,它被描繪為Scarabaeus(甲蟲),是靈魂不朽的標志,巴比倫的星座里被稱為MUL.AL.LUL,名稱相當于蟹和雙龜。在邊界的石碑上,烏龜或者玳瑁的形象都經常出現,傳統認為這相當于巨蟹。蟹在這些紀念碑上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發現。巴比倫星座的含義似乎與死亡和陰間之旅有關。這個概念起源很長時間之后, 希臘神話把它和赫拉克勒斯和許德拉的故事聯系在一起。公元12世紀,有插圖的天文手稿表明,它的樣子是一個水蟲。阿爾布馬扎Albumasar1489年發表的著作中將之標記成一只大龍蝦。在17世紀,雅各布•巴奇Jakob Bartsch和斯坦斯羅斯•魯賓特茲可Stanislaus Lubienitzki稱其為龍蝦![11]

其中說在古埃及最初它的星象是甲蟲,乃與其圣甲蟲神話有關。埃及人認為世界的原初是一片茫茫的瀛海,瀛海中是神圣之水,水神叫努恩Nun,萬物都在水中產生,最初在水中產生的事物都是甲蟲形或者蛇形。圣甲蟲神赫普里Khepri就是從神圣之水中誕生(Khepri意為“自成”,認為他是從瀛海之水中自然而生成,或被認為是怒恩之子),在埃及現知的神話中,他是最古老的神靈,據趙勇先生說:

“凱布利Khepri,甲蟲神,亦為早晨之太陽神,常被認為與拉相同。代表太陽在天上周行一日的路徑。Kheper在埃及文中意指許多,但根據上下文所得,多指創造和轉換,而且也代表了圣甲蟲。它之所以受此尊重乃因太陽的升起就像甲蟲滾動它的卵,因此它代表了太陽在天空運行的推進器![12]

因為傳說他每天推著太陽東升西落,是太陽神,故后來與太陽神拉Ra混同。

最初的巨蟹座(應該是鬼星團)以赫普里的形象標識,應該與水生物有關,因為神話中說他是水中所生,古巴比倫演變為龜或玳瑁(與甲蟲形似),也是水蟲。但是巴比倫星座名字叫allul的意思并非甲蟲、龜或其他水蟲(如蟹或龍蝦),應該是來自于古埃及神話中的亡者所居之神境伊亞魯Iaru,蘇美爾·阿卡德神話中稱為阿拉魯Arallu,由冥王奈爾伽爾Nergal主管,在此審判死者。在蘇美爾語中,allu意思為“魔力”,在阿卡德神話中則為一種具有可怕摧毀力的惡魔之名,其義均當源于古埃及之Arallu。據古埃及的傳說,阿拉魯是死者亡魂被定告無罪后所居之地下樂園,被稱為“天堂之野”,由冥神奧西里斯Osiris掌管,其地潔凈無比,豐饒異常,亡者皆在此務農,尤為古埃及的農民所向往(此與冥府杜阿特Duat不同)。用甲蟲來標識,是因為埃及神話中認為伊亞魯居于天之最東方,每天太陽神拉先要在此地的一個湖中沐浴,然后從此升起(此和《山海經》中所載帝俊之妻羲和在東方甘淵或咸池中浴日然后由扶桑升起的故事略同),而最初的太陽神其實是甲蟲神赫普里。

在作于1653年的歐洲黃道十二宮版畫中,巨蟹座之巨蟹作一鳥首、蝎身、魚尾的蝦類動物,即一種大蝦(后來西方的巨蟹座多作一龍蝦狀,其神則是鳥首人身、坐在寶座上的埃及智慧和文學藝術之神托特ThothHcrmcnubis),他也是冥府的“雙公正殿堂”里的書*記官,負責記錄對死者的審判結果。

巴比倫的巨蟹座allul當是從埃及吸收來的,賦予它“死亡和陰間之旅”的含義也是來自于埃及的理念。埃及用甲蟲、巴比倫用烏龜(包括后來希臘的龍蝦或蟹)等水生物表示,是表示其有“水”的含義,在尼普爾界碑上,就以烏龜的形象代表巨蟹,被認為是埃阿Ea(蘇美爾神話中稱為恩基Enki的顯示。在蘇美爾·阿卡德神話中,埃阿是瀛海與智慧之神,其名以“屋宇”和“水”的象形文字為標記,他的表征物就是烏龜。他被認為是造物神、地神和地府神及醫者庇護神,一個稱謂是“冥界之屋”,和冥府阿拉魯密切相關。冥府阿拉魯的主管者最初是冥府女王埃蕾什基伽爾Ereshkigal,是冥王奈爾伽爾之妻,其名意思就是“冥府女王”,名中之kigal的意思是“冥府”;她在阿卡德神話中稱為阿拉圖Allatu,顯然與allul同出一源,就是“冥府”(在蘇美爾神話中,奈爾伽爾的另一配偶叫拉蘇La-asu,意為“無出路”,也是指冥府)。所以,巴比倫巨蟹座之名AL.LULallul的含義就是“冥府”。

巨蟹座之allul相當于其中心位置的巨蟹座星云(鬼星團),中國天文學中稱之為“積尸氣”者,《唐開元占經》卷六十三引《石氏》曰:“(輿鬼)中央色白如粉絮者,所謂積尸氣也,一曰天尸,故主死喪,主祠事也!贝伺c埃及和巴比倫之傳說相合。古埃及傳說中阿拉魯統治者奧西里斯為自然界生產力之神、豐饒之神,死者的審判者和冥府之王,其象征物為牧羊鞭和打谷連枷(象征著牧業和農業),此不僅也與中國之輿鬼主死喪之內涵相合,也與中國用耕器之“辰”為巨蟹座之星符之意相同。在中國之星象里,亦有輿鬼主農業之說,《唐開元占經》卷六十三引郗萌曰:“鬼星章明,人民更相請召,五谷熟成”,又曰:“輿鬼星明,大歲熟”。原因應當是公元前2200年左右,當春分點移入白羊宮后,夏至點正在巨蟹宮,與農時大有關系。

古十二辰之辰起初必是采用巨蟹座(輿鬼),但巨蟹座的星較暗不利于觀察,乃以狼、。ù笕┐,此事恐當是后起,但被廣泛采用。天狼星即大犬座α星,巴比倫名稱為KA.AK.ZI.ZI(kaksidi),郭老言“此星在巴比倫為‘矢’,其鄰接數星中國稱為弧者,巴為‘弧’=KAK.BAN”(P250)。在古波斯神話中天狼星神為泰什塔爾Teshtar,又稱為蒂爾Tir,意思是“弓箭”,其概念當來自巴比倫。中國天狼星一名“侯”,《開元占經》卷六十八引《荊州占》曰:“狼星,秦南夷也,名曰候”,“候”即古代射箭的靶子,相當于箭矢所達的位置,《占經》又引石氏曰:“弧星者,天弓也,以備賊盜。狼星為奸寇,弧星為司其非,其矢常欲直,狼則不敢動”,狼當于矢位,與巴比倫、波斯之星象含義實同。

6.巳:當于雙子座,巴比倫名稱MAS.TAB.BA,意思是“孿生子”;拉丁名稱Gemini。據郭老所言,巴比倫的雙子座本分為三對(P264),這里重新予以說明:一對是位于黃道之北的MAS.TAB.BA.GAL.GAL,為“大雙子”(雙子座α+β),GAL的意思是“大的”,西方或以為巴比倫此名稱即代表雙子座,稱為The Great Twins,即“大雙子”;一對是位于黃道之南的MAS.TAB.BA.TUR.TUR(雙子座ζ+λ),其中的“TUR”意思是“小的”,就是“小雙子”;另外還有還有一對是Sa lna mihritmulSIB.ZI.AN.NA aizzazzu(雙子座σ+ξ),即“與參相對之雙子”,其中之mulSIB.ZI.AN.NA即獵戶座,中國之參星。

雙子本當于中國之東井,然中國以參星代替,巴比倫以為馬爾杜克之顯示,中國則以為是高辛氏帝嚳之小子實沈之星。甲骨文“巳”本幼子之象形,表示小子。據郭老研究在巴比倫此參星乃馬爾杜克之顯示(P264),在蘇美爾神話中,馬爾杜克稱為“阿馬爾-烏圖克Amar-utuk”,意思是“烏圖之幼兒”,烏圖Utu是蘇美爾神話中的太陽神。

在古埃及和希臘神話中,此星座乃奧利翁所化(希臘的奧利翁即來自于埃及神話)。另外,在埃及神話中,獵戶座又為智慧之神薩阿Saa之表征,被稱為“眾星之王”,他與冥王奧西里斯是密友,也是亡者的庇護神,所以“獵戶座被認為是‘死去法老的樂園’”[13]。

在巴比倫神話中,馬爾杜克是戰神,表征物為戰斧,是殺伐之武器,在中國星象上,參宿也是主戰爭和殺伐之星,亦有“鈇鉞”之名,《史記·天官書》:“參為白虎,三星直者,是為衡石。下有三星,兌,曰罰,為斬艾事!薄堕_元占經》卷六十二曰:“參,一名伐,一曰大辰,一曰天市,一曰鈇鉞,又為天獄!庇忠段鞴俸颉吩唬骸皡,左大星,左將軍也;右大星,右將軍也;中央三星,三將軍;又三小星,小將軍也!庇忠对吩唬骸皡⒅鲾刎,所以行罰也。又主權衡,所以平理也!笔菂⑺薰疟緸橹鬈娛屡c殺伐之星,與巴比倫之星象暗合。

7.午:當于金牛座,巴比倫名稱GU.AN.NA,意思是“天!;拉丁名稱Hyades,于中國當于昴、畢二宿。甲骨文“午”字乃杵,古人以操杵勞作會任事之義,故“御”字從之。金牛座a星即畢宿五,又名天高,阿卡德人稱為isli-e(=islê),意思是“牛背”,正是牛負載任事之處,故以杵形之“午”記之。在巴比倫神話中,金牛座為天牛古丹納Gudanna(即“天!,其中的gud相當于阿卡德語的alpum,意思是“公!保所化,故事是:女神英安娜(伊什塔爾)向著名英雄、烏魯克國王吉爾伽美什求婚,被拒絕,女神又羞又怒,請求天神阿努為其雪恥。阿努因而創造了天牛古丹納,投放到吉爾伽美什之國烏魯克城邦,襲擾危害四境。此牛兇悍異常,噴一口氣可以殺*死二百人。吉爾伽美什和盟友恩基杜Enkidu(牲畜和野獸的庇護者)發動了一次狩獵,獵殺古丹納。經過一番搏斗,二人將天牛殺*死。死去的古丹納被諸神升入空中,變成金牛座,金牛座之名GU.AN.NA即來自于Gudanna。在中國的星象中,畢宿是主邊兵和狩獵之星,《史記·天官書》:“畢八星,曰罕車,為邊兵,主弋獵。其大星曰天高,一曰邊將,主四夷之尉也!薄堕_元占經》卷六十二引郗萌曰:“將有田獵之事,則占于畢!庇忠栋俣肌吩唬骸爱呏鬟C!

在公元前4400-公元前2200年間,春分點在金牛宮,所以金牛座被作為黃道帶上的起始點,撒迦利亞·西琴說“大多數學者認為,蘇美爾人將金牛座視為其第一個星座”(《第十二個天體》P134)。

這里面有一可注意之事,就是中國傳說中畢宿是“雨師”,也就是雨神,《周禮·大宗伯》“以燎祀司中、司命、風師、雨師”,鄭玄注:“雨師,畢也”;蔡邕《獨斷》云:“雨師神,畢星也。其象在天,能興雨”。此事獨與古丹那之事無說,然此當與古蘇美爾傳說中的春季雷雨之神寧哈爾Ninhar有關,阿卡德人稱之為伊什庫爾Ishkur,其形象均為一巨型牡牛,或化為人形,手中手持之電火束為其表征,其取意蓋即當時當于春分點之金牛座,春季雷發聲降雨,故其春季雷雨之神為牡牛形,此則與中國之畢宿為雨師之說相合。

8.未:當于白羊座,蘇美爾名MUL LUUN.GA,阿卡德名mulamelAgru,意思都是“農夫”;拉丁名稱Aries,于中國為婁、胃二宿。郭老云:“未為穗,當于白羊。巴比倫之白羊乃合希臘之牡羊座(中國之婁、胃)與Cetus(中國之會積)而成。前為Ku.Mal(或略稱為Ku),亞加德(筆者按:即阿卡)語作agru,華言為農夫;后為ikuAS.GAN),華言為田圃。故其星象為農人力田之形,此與未之為穗,意即相近。 P269

Ku.Mal即古胡里特神話中的庫馬爾比Kumarbi,又名庫馬拉Kumal,意思是“牧場里的居民”,也就是牧人或農夫的意思。他是谷物神,眾神之父,為天神安阿努an.Anum(即蘇美爾神話中最高天神安An或阿努Anu)之子,后來擊敗了父親篡位,成為眾神之父。其形象或為一手持谷穗之男子,頗與郭老所釋“未為穗”之義相合。但將“未”釋為穗不正確,未當是“枚”之初文,乃樹木枝條之義,此與星象似無關。

但可注意者,古巴比倫人以此星座為杜穆濟Dumuzi之顯示,他是豐饒之神和死而復生之神,是中部草原地區麥地那的守護神,被稱為“牧羊人杜穆濟”,為草原繁茂之神,神話中說他一年中要有一半在陽世,一半在冥府,是為了解釋草原春季生長繁茂和夏季干旱的原因,此與“未”為枝條之義相吻合。另外,十二辰文字寫定之時乃在盤庚遷殷以后(公元前1300年以后),此時春分點在白羊宮,春天乃草木生長的季節,樹木均發芽生葉抽長枝條,故以樹木榦枝之象形文“未”記之!堕_元占經》卷六十二引《石氏贊》曰:“婁主苑牡給享祀,故置天倉以養之!庇终f:“胃主倉廩五谷基,故置天囷以盛之!笔钦f婁主苑牡,即畜牧,與杜穆濟為畜牧神之說相合;胃主倉廩,即存放五谷之所,與農業有關,又與豐饒之神的含義相合。

9.申:當于雙魚座,巴比倫名稱ŠA.AM.MAHZibanitu,意思是“魚”;拉丁名稱Libra,于中國為奎宿。據郭老言,巴比倫雙魚分為南魚ŠIM.MAH,北魚為Anunitum,二魚連結之線為riksu(紳)或rikis nûnê(雙魚之紳)P270)。在巴比倫天文星圖上雙魚座即一索連二魚之狀,其連結之繩索蘇美爾名DU.NU.NU,拉丁名fish-cord,意思是“魚繩”。“申”字正是“紳”之初文,乃連結兩物之大帶,與“雙魚之紳”之含義相合。據撒迦利亞·西琴說,雙魚座與/恩基(埃阿·恩基)有關(《第十二個天體》P202),埃阿在巴比倫神話中是瀛海與智慧之神,其形象為一魚尾無足的男子,其名以“屋宇”和“水”的象形文字為標記;恩基被視為地下淡水瀛海以及地面之水化身阿普蘇的主宰,其實都是水神,所以后來二者混同。

《開元占經》卷六十二引《西官候》曰:“奎者,天之玄冥也,溝、瀆、陂、池、江、河、漢也!庇忠陡适稀吩唬骸翱莿,有溝瀆之事”,又引《荊州占》曰:“奎中星明者,水大出”,此均以奎為主水事之星。其中《西官候》說奎是天之玄冥,玄冥為水神,《左傳·昭公十八年》:“禳火于玄冥、回祿”,杜預注:“玄冥,水神”,與雙魚座之神埃阿·恩基為水神之神話相合。

10.酉:當于寶瓶座,巴比倫名稱GU.LA,來自蘇美爾語,相當于阿卡德語的rabûm,意思是“偉大的”;拉丁名稱Apuarius,于中國為危、虛、女三宿!坝稀北酒孔鹦,與寶瓶之含義相同。寶瓶座的含義來源十分復雜。

首先,在古埃及的星象中,寶瓶座稱為Canoput,是一種用來儲存死者內臟的罐子,神話傳說是冥王奧西里斯被兇神賽特謀殺之后將尸體肢解四處拋撒,其妻伊西絲想盡辦法將奧西里斯之碎尸收攏,裝在一個罐子里,后來在阿努比斯和托特的幫助下,讓奧西里斯復生。因為此傳說,古埃及人在人死后制作木乃伊之時,會將人的內臟胃、腸、肺和肝臟取出來分別裝在四個瓶罐之中,會由霍魯斯四子Sons of Horus負責看守,四子分別是:多姆泰夫Duamutef(保管胃),凱貝塞奴耶Qebehsenuef(保管腸),哈碧Hapi(保管肺)和艾姆謝特Imset(保管肝臟),以待來日復活之用。這便是寶瓶座之神話之最早來源,均與死亡或亡靈有關。

埃及的另一個傳說是,手中持一流水花瓶的是尼羅河之神哈皮HapiHapy,其形象不一,其中之一就是倒持一水流如注的花瓶,“哈比有一個無底的水罐,每年到六月份的時候,他就把水罐傾斜,這樣罐里的水就會源源不斷地流進尼羅河![14]。

其次,巴比倫其星名GU.LA,乃來自巴比倫神話中之女神古拉Gula,含義就是“偉大者”,本義并非“水瓶”或“寶瓶”。古拉女神又名芭烏Bau,又稱寧尼西娜Ninisina,乃蘇美爾-阿卡德神話中的痊愈康復女神,掌握著起死回生之術,其形象為犬首人身(或為女子坐于犬背),以犬為表征?瀑愐翣Kossaerzeit時代的界碑上刻有女神腳下有一犬的圖像;在埃蘭國首都蘇薩出土一枚圓柱形印章上公元前2500年代之物),有女神跪坐于犬背的圖像,均為古拉女神(芭烏),即寶瓶座之神。

巴比倫的水瓶觀念也產生很早,在今伊拉克烏爾城遺址出土有一件伊辛-拉爾薩(公元前2000-公元前1850)和古巴比倫(公元前1894-公元前1595)時期之模制飾板,上面是一手持水瓶之女神形象(當即古拉女神),水瓶之水涌出流于地面。這種溢水瓶在蘇美爾語中稱為hé-gál,在阿卡德語稱為hegallu,是豐饒與繁榮的象征(頗似希臘神話中的“豐裕之角”),而手執這種水瓶的神祇形象不一,有男有女,身份不易確定。

再次,據撒迦利亞·西琴說,巴比倫的寶瓶座與艾/恩基(寧按:即埃阿·恩基)有關,因為他常常被描繪成舉著流水的花瓶,就是最初寶瓶座或水瓶座;同時他還與摩羯座和雙魚座有關(《第十二個天體》P202)?赡苁窃诠虐捅葌惿裨捴袑⒐虐<昂由窆さ男蜗笠浦灿诎0ⅰざ骰Ea.Enki,他是瀛海與智慧的化身,為造物神、地神、地府之神,也是巫師和醫者的庇護神,其形象為一魚尾無足之男子。Ea是阿卡德語,意思是“水是他的家”;Enki是蘇美爾語,意思是“大地的主宰”或“下界的主宰”。據郭老說“巴之Gula亦或稱為‘司死之神’”,(P271),應該就是源于埃阿·恩基為地府之神的神話!妒酚洝ぬ旃贂罚骸疤摓榭奁隆,《開元占經》卷六十一引甘氏曰:“虛主喪事,動則有喪”;又引黃帝曰:“虛二星,主墳墓、冢宰之官,十一月萬物盡,于虛星主之,故虛星死喪!庇忠显唬骸疤、危主廟堂,祀考妣,故置墳墓,識先祖塋域!倍叻浅O嗪。

 另外,據《左傳·昭公十年》云:“今茲歲在顓頊之虛”, 杜預注:“顓頊之虛,謂玄枵!笨追f達疏:“北方三次以玄枵為中。玄枵次有三宿,又虛在其中。以水位在北,顓頊居之,故謂玄枵虛星為顓頊之虛!薄稜栄拧め屘臁罚骸邦呿溨,虛也”,是以為虛宿之神是顓頊!渡胶=洝ご蠡奈鹘洝氛f:“有魚偏枯,名曰魚婦。顓頊死即復蘇。風道北來,天及大水泉,蛇乃化為魚,是為魚婦。顓頊死即復蘇。”此事自來不得其解,魚婦之狀或近似于恩基之半人半魚之狀,而顓頊死即復蘇,則和古拉女神掌握著起死回生之術涵義上相同!痘茨献•地形訓》:“后稷垅在建木西,其人死復蘇,其半魚在其間”,說的疑是同一事,“后稷”或當作“顓頊”。垅同垅,《方言》:“秦晉之間,冢謂之壟”,《廣韻》、《集韻》并云:“壟,冢也”,就是墳墓,與死亡有關;“死復蘇”則與埃阿庇護的巫師、醫者或古拉掌握的起死回生術有關。

11.戌:當于山羊座,亦稱摩羯座,巴比倫名稱MULSUUR.MAŠmulSuhurmasu,意思“山羊魚”;拉丁名稱Capricornus,巴比倫名稱中,SUHUR意思是“魚”,MASH為“山羊”;阿卡德語稱之為Nasru-hu,Nasru為山羊,hu即“魚”,二者的意思均為“山羊魚”The Goat-Fish,科賽伊爾(Kossaerzeit)時代的界碑上所刻畫之摩羯即為長著魚尾的山羊。山羊座當于中國之牽牛宿。郭老言:“《波表》以鷲座(河鼓)代替山羊,中國古時亦曾以河鼓代替牽牛!短旃贂罚骸疇颗闋奚,其北河鼓。河鼓大星,上將;左右,左右將!且誀颗、河鼓為二星。而《爾雅·釋天》則謂‘何鼓謂之牽!,今人所謂之牽牛亦為何鼓。此所以者,必何鼓、牽牛本系一星!庇盅浴鞍椭庸哪Zababa神之座星,此乃好戰之神,稱為‘諸神之武器’!保P273

天鷹座被視為戰神的座星,在巴比倫的傳說中,天鷹座被稱為“扎巴巴之鷹”。除扎巴巴Zababa(蘇美爾神話中基什的守護神,亦是戰神)之外乃寧吉爾蘇Ningirsu或尼努爾塔Ninurta的座星,此二神亦均為戰神,蘇美爾、阿卡德傳說均言二人曾戰勝并降服巨鷹安祖德Anzud,安祖德化為天鷹座,因成為二神之座星,二人都掌握著“沙魯爾”,即“諸神之武器”。天鷹座巴比倫名Anzu,即來源于巨鷹Anzud。十二辰之“戌”字本象斧鉞之形,乃武器,與“諸神之武器”義同。中國古代當是以天鷹座(河鼓)代替山羊(摩羯)座,以河鼓為主軍事之星,《開元占經》卷六十五引黃帝曰:“河鼓,一名天鼓,一名三武,一名三將軍也:中央星,大將也;左星,左將軍;右星,右將軍,皆天子將也!睋撒迦利亞·西琴說,魚-山羊的標志代表摩羯座,與恩基有關,恩基的一個稱謂A.LU.LIM的含義是“閃光水域之羊”,還有一個稱謂是ALIM,義為“公羊”(《第十二個天體》P202-203),可能山羊魚就是用恩基的形象演化而來的。

12.亥:當于射手座,巴比倫名稱PA.BIL.SAG,意思是“強大的守護者”;拉丁名稱Sagittarius,于中國為箕、斗二宿。郭老以為“亥”乃“二首六身”之怪獸形,故以Meli-Šipak所出土的界碑(約當公元前1200年代之物)上的射手與天蝎合體之圖象為說(P274-276),然實非也。巴比倫射手與天蝎合體,而中國古代十二辰之“亥”即從天蝎座取意。天蝎座乃納布Nabu神之顯示,納布在阿卡德神話中乃書寫、語言與智慧之神,也是“命運簿”的書*記官,其表征物為一塊書寫版;在尼普爾界碑上,則用一支在泥板上書寫的蘆葦筆代表納布;他的妻子尼薩芭Nissaba為書寫、計算、科學、建筑和天文女神,其表征亦為一支書寫筆。甲骨文“亥”乃刻刀之象形,刻刀本亦書寫之工具,與書寫版、書寫筆之含義相同。

射手之形象則來源于古阿卡德神話中司掌天蝎座的太陽神沙瑪什(即蘇美爾神話中的烏圖),沙瑪什形象為端坐馬上,生有雙翼,周身呈金色的騎士。界碑上之射手即腰以下為馬,腰以上為人(即騎士之變形),生有雙翼。

其星名PA.BIL.SAG,或譯弓箭手,吳宇虹先生譯為“帕比勒桑神”,據撒迦利亞·西琴說,PA.BIL.SAG的意思是“強大的守護者”(寧按:其中PA.BIL的意思是“衛士”、“士兵”或“守護者”),指風神恩利爾之子尼努爾塔Ninurta(《第十二個天體》P205),其名意為“大地的主宰”,其初始是農神,被視為田野、牲畜和漁業之豐饒和興旺的佑護者,又被務農者尊為春季雷雨及洪水之神,也是犁神和耕耘之神,故又被稱為“恩利爾之務農者”,后來演變為戰神,與寧吉爾蘇想混同。

射手座當于中國之箕、斗二宿,箕宿被稱為“風星”,《開元占經》卷六十引石氏曰:“箕星一名風星,月宿之必大風”,又說“箕后星動風揚箕”,可能與風神恩利爾的傳說有關,恩利爾是蘇美爾語,意為“風之主宰”;在中國神話中,箕星被稱為風伯或風師,即風神,蔡邕《獨斷》云:“風伯神,箕星也。其象在天,能興風”,二者當有關系;同時箕星也主農業,《占經》卷六十云:“箕星離徙其處,星不明,天下五谷傷;其星明,谷大熟;其就聚細微,天下憂食!倍匪抟仓鬓r業,《占經》卷六十一引郗萌曰:“南斗星明,五谷大熟,其臣得勢而親近,治道和平,風雨順時;斗星不明,五谷不收,移徙位直,其臣逐,風雨不節,天下病!迸c尼努爾塔為農神之含義相合。恩利爾也具有農神性質,蘇美爾神話中說他造了鋤,造了畜牧之神埃梅什和埃滕,又造了牲畜女神拉哈爾和谷物之神阿是南?赡芏骼麪柡湍崤瑺査纳裨拏魅牒蟀l生了混同,故在中國星象上箕、斗即具有風神之性質又具有農業神之性質,此亦證明其神話之傳入乃口傳耳食,易產生錯誤和混淆。蓋在春分點在白羊宮時,射手宮正當冬至點,與農時也大有關系,故其星象含義也與農業密切相關。

由上深入細致的分析、對照可知,中國十二辰名所用之字及其對應星宿的含義,皆與古巴比倫古星座之內涵相合,說明二者之間關系極為密切,必當是同一來源,此為不可否認之事實;但與其星座名稱多不相符,尤其與黃道十二宮之名稱關系不大。所以,中國十二辰之制定,乃是根據公元前2000年以前黃道帶上的古老星座,而非是根據黃道十二宮的觀念。故雖然巴比倫黃道十二宮制定完成很晚,在三代以前中、巴是否有交通也不能確證,但不能由此否定郭老中國天文知識自上古就有從巴比倫輸入的觀點,這是最根本的問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釋:

[1]郭沫若:《釋支干》,《郭沫若全集》考古編1,北京:科學出版社,1982,P155-340。下引此書均于引文下注明在《全集》中的頁碼,不再另注。

[2]郭沫若:《青銅時代》,《郭沫若全集》歷史編1,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P327-328

[3]關于“天學西來說”的問題,請參考江曉原:《天學真原》第六章《起源問題與域外天學之影響》,沈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91,P276-322。

[4][9]江曉原:《歷史上的星占學》,上海:上?萍冀逃霭嫔,1995,P34 、P37。

[5] 吳宇虹:《巴比倫天文學的黃道十二宮和中華天文學的十二辰之各自起源》,《世界歷史》,2009,1963):115-129。下引吳先生說均出此文,不另注。

[6]本文所述古埃及、古巴比倫神話,除特別注明者外,均根據外國神話傳說大詞典編寫組編、魏慶征主編《外國神話傳說大詞典》相關詞條。北京: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1989。

[7]撒迦利亞·西琴:《第十二個天體》,《地球編年史》第一部,重慶:重慶出版社,2009。P129。下所引撒迦利亞·西琴說均出此書,于其后注明該書名《第十二個天體》及頁碼,不再另注。

[8]其中巴比倫名稱之翻譯參考了《第十二個天體》,P129-130。

[10]王寧:《〈釋支干〉辯補》,《郭沫若學刊》,1997年第2

[11]Babylonian Star-lore by Gavin White, Solaria Pubs, 2008, pages 79-82

[12][13][14]趙勇:《古埃及文明讀本》,北京:中國檔案出版社,2005。P136、P194、P8。



(作者單位:山東棗莊人民廣播電臺)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第92期免费大公开一码 今晚买马91期 92期买什么特马 91期买什么马 2019年92期开马资料 92期特码参考资料 2019买马第91期的四不像 93期香港马会资料 92期生肖资料